国津软件Servitech
当前位置:首页 - NBA >

在日本“消失”的越南人

2019-05-12来源:家天下

日本千叶县船桥市,一间距离港区57分钟的八叠榻榻米的一居室房间里(约13.2平方米),6名越南人蜗居在此。这个房间每月租金仅为5000-10000日元(约合300-600元人民币),租客总是早出晚归,面色疲惫,他们悄无声息地生活着。

这就是无数生存在日本的越南人的缩影。可能一年后,其中一些人会从日本入管局的名单上“消失”。

“在日本,月薪相当年薪”

2016年4月,我在日本语学校遇见方时,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。

在被中介骗来日本之前,她不知道,《日本经济新闻》报道过,仅2017年,来日的越南人已有7000人消失并成为“黑工”,也不知道,早在2014年,美国的《世界人口贩卖问题白皮书》就公开指出,一些日本企业在对待外国人的过程中,存在“过于严酷的强制劳动以及不平等的待遇条款”等。

当然,她也不知道,日本政府在YouTube上上传了越南语版的防骗指南,视频里出现了一行红字警示语——“请保留你们的合同契约书”。而中介连合同复印件都没有交给她。

方来自河内的一个普通农家,很早就结婚了,在家附近的餐厅做服务员,每天忙于工作和孩子,接受信息的渠道是封闭而保守的。之所以会离开家庭和孩子,理由也只有一个——钱。

在河内,方的时薪为每小时1500越南盾(约5元人民币)。而在日本,法定时薪约为900日元(55元人民币)。就算日夜颠倒地辛苦工作,方和丈夫的收入加在一起,一个月也仅有1000元人民币。

而根据中介的说辞,如果去了日本,一个月就能挣15万-30万日元(约合人民币1万-2万元),这相当于他们在越南一年的收入。

很多越南人就是被这样的诱惑冲昏了头脑。方也是其中之一。她想去日本,她觉得去那里,可以每个月寄回足够养活一家四口的钱,能改变自己一双儿女的命运。

然而去日本的价格并不便宜。想要去日本,可以选择就劳签证和留学签证,没有一技之长的方,只能以“私费留学生的名义”,取得为期两年的日本语学校的留学签证,前期手续费加保证金就要80万日元(约合人民币4.9万元)。但中介却说,可以先借钱,只要去了日本,靠每个月的打工费,很快就能还清。

但中介隐瞒的事实是,法律规定,在日留学生每周只能打工28小时,这些打工的钱可能无法支付日本昂贵的生活成本。而且,如果打工超时被入管局发现,这些孤注一掷来日本的越南打工者就会被毫不留情地遣送回国。

对这些信息都一无所知的方,带着对未来图景的期待,夹杂一些对陌生国度的惶恐,只身来到日本。

当然,在日本生活并不如她想象那样简单。

方于2016年4月来日,在日本平井的一家日本语学校,和我成为同学。因为经济窘迫,她只能放弃学校提供的宿舍,转而选择更便宜的住所。

为了还债和生活,除了半天必须出勤的日本语课程,方在课外兼职了三份工,每周除了便利店,还有旅馆清扫和便当包装的工作。因为便利店的深夜时薪比白天要高250日元(约合人民币15元),所以方一周有五天通宵不睡。只有趁学校上课时,在课上补觉,一下课就立刻赶去下一个打工点。

我看着方一天天消瘦下去,冒着被遣返的风险每周打工71个小时,每个月减去12万日元(约合人民币7300元)的生活费,她能攒到约16万日元(约合人民币9700元)。

2017年末,我考上了日本的研究生,而方因为警察抽查时被发现超时打工,在2018年2月被遣返回国。

回不去的家

在日本政府一部关于来日外籍劳工的纪录片——《别被骗了!技能实习生(越南语篇)》里,有一个镜头是,几个年轻的越南女孩在机等待去日本的飞机。

在日本“消失”的越南人

《别被骗了!技能实习生(越南语篇)》纪录片中,等待机场巴士的越南女子。来源: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HWqrHF72wEw

她们看起来并不像去旅游的,每个人都推着两个沉沉的28寸行李箱。在形色匆匆的机场大厅,面对记者的采访,她们操着还不流利的日语,羞涩又大胆地对着镜头说“日本が、大好きです!”(很喜欢日本)。

纪录片的镜头一切换,出现了另一个越南女孩芬。她被困在山形县一家缝制工厂里,一天被迫工作14个小时,一年只有7天假期。

她的手机被没收了,工资全部都掌握在工厂老板手里。来日一年多,她只能说一些零星的日语。

为了支付来日的费用,在中介天花乱坠的谎言下,她向越南的高利贷借了100万日元(约合人民币6万元)。为了偿还债务,她忍受着工厂老板的骚扰,忍受着奴隶一般的劳动,也忍受着毫无理由的责骂和侮辱。

她在视频里倾诉自己的遭遇:

“有一天,厂主的儿子叫住我说了什么。我没有听懂,只是拼命回答,好的。接着他用木棍来扔我,我以为他在开玩笑,就走到了别的房子里。可是他忽然拿着菜刀来追我,嘴里还喊着‘杀了你!杀了你!’”

在日本“消失”的越南人

《别被骗了!技能实习生(越南语篇)》纪录片中,被暴力虐待的芬(模拟场景)。来源: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HWqrHF72wEw

在来日本之前,中介说这100万日元的借款,在日本工作一年就能还清,而剩下的一年,就可以给家里挣钱。由于她已经在越南签下了合同,不得不在这里偿还债务,加上语言不通,无法找到下一个工作,就算被暴力相待,也不敢离开这里。

直到一年后,她被日本人权组织以难民的身份救出之后,外界才知道,像她这样以“就劳签证”的名义来到日本,却被卖到黑工厂的越南人还有很多。

芬睡在逼仄得几乎只能蜷缩的小床上,四周堆满了杂物,她脸上有伤,那是她反抗时被老板用石头砸的。但芬并没有对这段经历做过多描述。视频里她始终低着头,声音很小,充满迟疑,对很多痛苦的遭遇一语带过。

当记者问她,现在最想做的一件事是什么?

她沉默了很久,说:“我想回家,但是不可以。只有在日本,我能还上越南的借款,所以只能以难民的身份留在日本,直到赚到足够的钱。”

阻挡不住的大军

像方和芬一样以赚钱为目的来日本的越南人并不少见。据IMF统计,越南的平均年收入为21万日元,而日本的平均年收入为400万日元,这其中有近20倍的收入差距。

相比起高龄化社会的日本,由于战争,越南国民的平均年龄仅为29岁。近年来,日本因少子化和高龄化的影响,陷入了巨大的劳动力匮乏问题。据网站en japan2015年的调查问卷,84%的企业都面临人手不足。

日本政府为了刺激低迷的经济和改善老龄化社会,推出了“留学生30万人计划”,并且为了补充劳动力,发放了外国技能工的工作签证。根据日本法务省的调查,越南已经成为在日外国技能工最多的国家,而比就职签证更好取得的留学签证,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越南留学生。

在日本“消失”的越南人

来日外国技能工占比率最大国家是越南,约为38.6%。来源:https://www.jabachi.net/chinese-technical-internship/

但是,越来越多的越南人通过高利贷来日,为了还债而拼命打工,超时打工的情况屡见不鲜,甚至一周打工84个小时,还要东躲西藏,不敢让任何人知道。于是,很多黑心企业看准了这一点,利用监管的漏洞和外国人日语不行,联合越南国内的黑中介,哄骗他们签下了不平等条约,以遣返回国为恐吓手段,迫使他们成为奴隶一样的廉价劳动力。

幸运的芬被解救出来了。但还有7000名越南人在日本失踪,没有人知道他们的下落。他们中的很多人选择忍耐,忍不下去的人选择了逃走,逃不走的人可能就选择了自杀。

在媒体报道中也能看到一些他们的故事。因为反抗,某越南技能工被直接押进车里强迫遣返越南;因为想逃跑,某越南技能工被打到左眼失明,右眼视力下降;被当作出气筒,5个越南技能工遭到黑心企业的暴力殴打,他们甚至听不懂对方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他们。

住在天堂的难民

在日本东京,初次见面的时候,人们会问你,“现在住在哪里?”

东京有23个区,在以千代田为代表的都心地区,各国使馆、各大电视台、各个高级商场零次栉比,穿梭其中的是身着和服的优雅贵妇和整齐划一的精英白领。如果从港区一圈圈地散开,从都心地区到城南地区,从山手线到总武线,从钢筋水泥的大楼到年老破旧的木造别墅,甚至连电车窗里看到的建筑高度,都随着视线一点点矮下去。

到了23区的最边缘,可能某间一居室里就挤着生存艰难的越南劳工。一年需要交80万日元左右的学费、10万日元左右的房租,就算食宿和餐饮节省到最低限度,他们也无法攒下当初预想的存款。

他们是每日游走于弹尽粮绝边缘的人群,与东京23区自动隔离开,也仿佛置身于日本之外。

日本政府针对每年大量失踪的外国人,已于国会上正式提出讨论,要出台相关的监管条例,《入管难民法改正案》预计明年4月将会生效。而针对留学生,也提出了加强存款证明和纳税证明的限制。然而,涌入日本的越南劳工仍在源源不断地增加着。

参考资料:

《技能実習生の失踪7000人 駆け込み寺、元難民が奔走ドキュメント日本》

《外国人技能実習生の失踪対策!最低限これだけはやるべき!》

《バングラデシュ技能実習生》

《ベトナム留学生異聞(上)(中)(下)ブローカーの暗躍》

《「だまされるな!技能実習生(ベトナム編)」 日本語版youtube》

转载文章地址:http://www.319413.com/NBA/608.html
(本文来自国津软件Servitech整合文章:http://www.319413.com)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!
标签:
日本 日语 工作这一年 YouTube 外汇
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

版权所有:www.319413.com ©2017 国津软件Servitech

国津软件Servitech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,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,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。